新中国举办的第一场奥运会——1952战俘奥运会

发布于 28 天前  93 次阅读


写在前面

正如《三体》中《乡村教师》所说:
——这个星球生命体记忆遗传的等级是多少?
——他们没有记忆遗传,所有他们的记忆都是后天形成的。

因此,思想的阵地,我们不去占领,敌人就会去占领,一旦被别人占领,那我们就很难指望能重新占领回来了!!!

开奥运会需要什么

主办国
各个国家的代表团、运动员
粮食、给养
奥运村
医疗保障
翻译
运动器材
记者

以上这些准备完成之后,才可以顺利地举办一场奥运会。

主办国

众所周知,1979年11月26日,国际奥委会恢复了新中国的合法席位,而新中国第一次举办奥运会是 2008 年。但实时上,新中国在1952年就在朝鲜碧潼举办了一场空前绝后的战俘奥运会。
1950 年 6 月 25 日,朝鲜战争爆发。美国佬干预朝鲜内政,悍然出兵朝鲜,麦跑跑发动了仁川登陆。

10 月 19 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浩浩荡荡跨过鸭绿江,开赴朝鲜前线,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开始了

各个国家的代表团、运动员

刚过鸭绿江不久,中国人民志愿军就遇上了南朝鲜第六师,南朝鲜第六师一打即溃,虽然跑了很多,但也抓了点俘虏。再加上之前抓的美国兵,那就已经是不少俘虏了。
中国人民志愿军发挥缴枪不杀、优待俘虏的优良传统,严格执行《日内瓦公约》,给战俘们吃好的、穿好的,有病就得医治......
但是在改造俘虏思想方面,却遇到了非常大的挑战。
与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不同,由于西方一直以来的反共宣传,再加上美国通过操纵联合国而获得的授权,使大量的联合国军认为自己是在维护世界的和平与稳定,认为自己来是解放朝鲜人民的。再加上两国交战,除中国以外,杀俘、虐俘虏非常常见,例如苏联会吧战俘扔到西伯利亚;再例如1950年8月12日,朝鲜人民军就在马山附近对已经失去战斗能力的75名美军炮兵进行了处决,史称“血腥峡谷屠杀”;短短5天后,朝鲜人民军又在庆尚北道的倭馆对42名已经投降的美军士兵进行机枪扫射,史称“303高地屠杀”。
因此,在作为社会主义思想输出主要阵地上,我们自然不能落下,决定改造俘虏!
再者毛主席认为,敌方士兵实际上是受资本家的胁迫和蒙蔽,不远万里地来到朝鲜作战,与我们同属阶级兄弟,故以思想改造为主。

奥运村

碧潼是个非常美丽的地方,根据当初志愿军战俘管理处干部所描述:要是没有战争,碧潼绝对是一个美丽的风景区。

在碧潼,稍微好一点的房子都被轰炸掉了,最开始只好把战俘安置在普通的、甚至是破烂的民房里。而志愿军的同志们则呆在战俘们根本不愿意呆的山洞里。

随后,美军发现此处穿有绿军装的人员出没,便对次开始了无差别轰炸。轰炸一开始,所有人都跑了,但是战俘们都没有逃跑,因为他们知道,来轰炸他们的正是他们自己的联合国军。

在一番重建之后,一所没有围墙和铁丝网的战俘营建立起来了。

奥运会

由于志愿军的优待俘虏政策,越来越多的俘虏思想被改造,越来越多的俘虏加入了志愿者行列,主动为其他战俘寄信、打扫、做饭......

在物质条件的改善以及群众性运动的开展,战俘营具备了开展一次较大规模的运动会的条件。志愿军战俘管理处充分考虑了战俘俱乐部委员会的意见和要求,批准于1952年11月15日至27日在战俘5团驻地碧潼举办一次大型运动会。

筹委会第一次开会讨论的首个问题,就是运动会的名称。有的提出叫“碧潼运动会”,有的说叫“战俘营运动会”。美军黑人战俘普雷斯顿·E·里奇提议说,这次运动会将有10多个国家的战俘运动员代表参加,像一个大型国际盛会,就叫“中国人民志愿军碧潼战俘营奥林匹克运动会”吧!与会者一致鼓掌赞成,于是运动会的名称就这样定下来了。

经过两个多月的精心准备,1952年11月1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碧潼战俘营奥林匹克运动会在碧潼中学操场举行了隆重的开幕式。奥运会主席团主席由战俘管理处王央公同志担任。参赛运动员们穿过一扇临时搭建的“凯旋门”进入体育场,门的上方用中文和朝鲜文写着“和平之路”。圣火经过传递后交到了王央公同志的手中,王央公同志亲手点燃了主火炬塔。奥林匹克五环缓缓升起,王央公同志致词道:
“为了体育的发展,为了有一个幸福和安全的环境,和平是必需的和最基本的,未来终将属于和平。”

5个俘管团、两个俘管队均选出了运动会代表队,14个国家和地区的战俘运动员代表共500多人参加。运动会完全仿照国际奥林匹克运动大会模式来组织进行。

这次“战俘营奥运会”共进行了田径、球类、体操、拳击、摔跤、拔河等27个项目的比赛。水上运动项目由于没有游泳池等设施,未能举行。这次“战俘营奥运会”虽然参赛选手都是志愿军战俘营中的战俘,但运动员们的竞技水平却并不低,比赛场面也精彩纷呈。在百米赛中,20岁的美国黑人选手约翰·L·托马斯遥遥领先,竟然跑出了10.6秒的好成绩,比当时的世界纪录10.2秒只多出0.4秒。

但是,黑人兄弟的成绩仅仅限于短跑,长跑方面就不太行了。

长跑方面,麦跑跑的战术被南朝鲜学了个精通,不仅仅体现在战场逃跑上,还体现在奥运会上。
在3000米长跑项目中,韩国选手碾压了所有的黑人运动员和白人运动员,包揽了第一名到第四名。
韩军战俘逃跑能力特别强,这一点是得到志愿军盖章认证的,很多志愿军老兵都回忆说韩军战俘特别难抓,两条腿跑的一点都不比志愿军慢,很多韩军本来是可以俘虏的,结果都硬生生跑掉了。
不把包围圈合拢,韩军战俘是真的不好抓,连以铁脚板著称的志愿军都未必追得上。
被俘虏的都是较弱的,而强一点的呢?哈哈全跑掉了!

我建议大韩民国申遗!申遗!

在土耳其摔跤中,土耳其战俘阿里夫·格克切成为摔跤王,创造了连胜七场的记录,简直是利用了本国优势,出色的完成了比赛。

比赛项目非常多,就不一一列举了。

比赛结束后,还举行了隆重的发奖仪式,奖品是从中国特地采购的景泰兰花瓶、丝质雨伞、檀香木扇子、玉石项链、丝巾和手帕等。
英国人乔治•格林取得了1500米竞走冠军,获得了一把遮阳伞。

有位澳大利亚选手,在比赛后,获得一个花瓶作为奖励。但随后他发现了这个花瓶有裂纹,当得知,这个花瓶的裂纹是由于美军轰炸被炸裂的,他气的找了一个美军战俘打了一架。

运动会不仅让许多原本就是好友的战俘再次相见,也让原本陌生的战俘成为了朋友。比如来自希腊的战俘安东尼奥·桑多里奈奥斯就结识了澳大利亚的战俘们。在来到朝鲜之前,桑多里奈奥斯从没当过兵,他是比埃雷夫斯港(前两年被中国企业收购)的一名潜水员,平时以采集海绵为生,来朝鲜打仗只是为了赚钱。澳大利亚战俘们教会了他英语,并让他对澳大利亚产生了向往。在战争结束之后,桑多里奈奥斯移民到了澳大利亚。

记者团

现在,我们一定很好奇,这些照片和事迹是怎么流传和保留下来的呢?

实际上,在运动会当中,战俘除了作为运动员参赛,主席团还为它们组织了记者团,安排了专门的场地来当MPC(主媒体中心),并提供了照相机。
因此,整个运动会自始至终,从主持大会、组织竞赛、运动裁判到大会新闻采编、摄影及其他各项服务工作,志愿军一律放手由战俘们具体操办。本次“战俘营奥运会”专门成立了信息中心,工作人员都由战俘担任,编辑从赛场搜集到的各种信息,在运动会举办期间每天都出版日报《奥运纪实》,使战俘们每天都能阅读到来自赛场的消息。

除此之外,还专门的记者战俘。

有关战俘奥运会的一切,都由著名美联社记者,普利策奖获得者弗兰克·诺尔现场拍摄并记录,然后发送到美国媒体进行报道。
弗兰克·诺尔,曾在二战中因拍摄一个被鱼雷袭击的幸存者照片而荣获普利策奖,在世界媒体界赫赫有名。
最初他想拍摄美军抵达鸭绿江的照片,再拿一次普利策奖,就跟着美陆战一师先头营的部队冲在了第一线。然后,就被活捉了。
因为被抓住的时候弗兰克坐在军用吉普车上,穿上尉军服,佩戴手枪,旁边还架着机枪,因此被认定为美军军官,送到了战俘营里。
在得到这一消息之后,美联社大喜过望,但并不是立刻去捞弗兰克出来,而是和志愿军方面达成协议,让弗兰克继续留在在战俘营里做报道,并送去了很多照相机和设备,让弗兰克记录和拍摄战俘营中的日常。同时志愿军方面也给弗兰克安排了翻译。

平常我们对外宣传,西方怎么看都不相信,但美国人自己拍摄的事迹和报道总该会相信了吧。
在战俘奥运会期间,弗兰克就拍摄了很多照片,都发给了美联社,虽然只有少部分发了出来,但也引起了非常大的反响。其他报社和媒体转发法兰克的照片和新闻,支付的版权费用就高达100W美元,想一想,那个时候的100W美元。
中国的战俘政策在全世界,乃至于人类历史上都是首屈一指的!

对比别国

朝鲜:
战俘运动会让战俘们其乐融融,志愿军看在眼里乐在心里。相比之下,朝鲜人民军那边则是一万个不理解加不乐意。

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长南日大将说:“称他们是运动员真的是太客气了,他们就是侵略者,只不过是打了败仗而已。”而朝鲜人民军名将方虎山大将则说:“运动员?谁请他们来了?”

美国:
在志愿军这边热热闹闹举办战俘奥运会的时候,美军战俘营里对志愿军战俘进行不断的拷打、虐待,强迫他们“自愿”去“民主”台湾。很多志愿军战俘不愿意,被棍棒打出一身血后,被强迫在签名书上摁上血手印,在身上刺上反共口号。在震惊世界的巨济岛血腥杀俘事件中,不愿意去台湾的志愿军战俘,连心脏都被挖出来了,公开展示给其他战俘看。

总结

从建军以来,红军的理念就是解放全世界的穷苦人,这里的穷苦人指的是全世界所有的无产阶级,包括外国的。
而那些敌方士兵实际上是受资本家的胁迫和蒙蔽,不远万里地来到朝鲜作战,与我们同属阶级兄弟,故以思想改造为主。
这种思维,导致了我军成为了全世界,乃至于全人类历史上对战俘最友好的军队,没有之一
杀俘,虐俘,在我军是被严格禁止的。
日本战俘,到了战俘营几个月就愿意为八路军做军工技术指导。林弥一郎,出生于日本大阪。二十一岁的时候便已经凭借着航空二等兵的身份进入到了日本空军。被八路军俘虏后,得到了平等对待和优待,在思想被改造后,主动对东北局书记彭真和参谋长伍修权提出希望他帮忙建立东北航校。

国民党的战俘,到了战俘营了几十个小时就被转化成自己人了。在解放战争中的解放战士,就是原来的国名党士兵,而这些解放战士在朝鲜战争中表现非常出色。如原属于滇军的国名党60军,知识国名党的杂牌部队,在全体起义后改编为志愿军的第50军,成为了非常出色的英雄部队,在朝鲜战场,硬生生的打成了王牌主力。
就连国名党原有将领,在功德林中思想改造之后,也积极对新中国的发展出谋划策。例如在朝鲜战争爆发后,不少国名党军官战俘都觉得是美国人是来救他们了,甚至提前写好了投诚书。但在第一次战役胜利之后,不少原国名党军官了解到,前线取得胜利的官兵就是自己原有的部下和军队之后,都开始积极地加入了炒面“志愿军”,在炒面的过程中还夹带私货,加入小吃和糖果,以致前线部队都说:功德林炒面最好吃。
就连国名党顽固派将领黄维,字永动,连针对如何击败美国坦克提出了不少建议。
而功德林首级战犯杜聿明,在亲眼看到新中国的发展、功德林医生专门从香港用黄金给他买药、以及自己思想的积极改造下,在1959年提前特赦,还当上了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的文史专员。他积极撰写文史资料,力求真实地把过去的经历记录下来。1978年,他又当选为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和第五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

而外国的战俘转化起来困难一点,但走出战俘营后,想鸡蛋里挑骨头找点茬都很困难。
美军对战俘的政策,已经算是西方阵营里对战俘最好的了,但是和我军一比,还是差的很远。

故曰,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固国不以山溪之险,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以天下之所顺,攻亲戚之所畔,故君子有不战,战必胜矣。

送给每一位同志的话:
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
——《共产党宣言》


画板子的美术学院落榜生